No hate. No violence
Races? Only one Human race
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
Radio Islam
Know Your enemy!
No time to waste. Act now!
Tomorrow it will be too late

English

Franç.

Deutsch

Arabic

Sven.

Español

Portug.

Italian

Russ.

Bulg.

Croat.

Czech

Dansk

Finn.

Magyar

Neder.

Norsk

Polski

Rom.

Serb.

Slov.

Indon.

Türk.

汉语

犹太人对鸦片贸易的垄断令中国人至今耿耿于怀


1997年7月1日,英国租借香港99年期满,中国收回了这片领土。

关于这一事件的报纸和电视报道铺天盖地,但从未提到英国一开始是如何控制香港的。

真相就在号称“远东的罗斯柴尔德”的大卫·沙逊的家族谱系之中,就在他们对鸦片贸易的垄断中。

英国是通过鸦片战争夺取香港的,鸦片战争给了沙逊以鸦片毒害中国的独家权利。

大卫·沙逊1792年生于伊拉克巴格达。他的父亲萨利赫·沙逊(Saleh Sassoon)是一个富有的银行家,

也是巴格达总督阿赫迈德·帕夏(Ahmet Pasha)的财政总长。(他于是成为“犹太宠臣”,权倾朝野)

1829年,阿赫迈德因腐败倒台,沙逊家族于是逃到印度孟买。

孟买当时是印度内地与远东之间贸易路线上的战略要冲。

很快,英国政府就授予沙逊所有工业制造的棉纺织品、丝绸和——最最重要的——鸦片的垄断贸易权利。鸦片是当时世界上最容易上瘾的药物(毒品)。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美国的一期《财富》杂志上关于大卫·沙逊(David Sassoon)的报道。
 

 

  • 鸦片贸易的开始


  • 一开始,大卫·沙逊希望将棉布卖给中国,换取茶叶,但中国人并不需要沙逊企图兜售的棉布。
  • 与此同时,英国市场对中国茶叶的需求就像个无底洞,然而清朝及其臣民却对任何英国产品都没有胃口。但是,中国人却愿意卖茶叶换白银,
  • 因为当时的中国流通货币就是白银。然而维多利亚女王政府又不愿意动用英国的黄金或白银储备来购买茶叶。沙逊却认为,中国人说不定会对鸦片上瘾,
  • 果真如此的话,就可以用鸦片交换茶叶。怀着这样的想法,沙逊亲自坐船回到英国,以新建议游说女王。在大卫·沙逊的怂恿下,
  • 维多利亚女王决定从印度次大陆向中国出口鸦片,
  • 英国在印度的驻军将成为鸦片贸易的后盾。为了促进鸦片贸易,大卫·沙逊强迫孟加拉的农民停止种植粮食,改种罂粟。孟加拉的气候非常适合于鸦片种植,
  • 沙逊的生意蒸蒸日上。


就是它使得19世纪中叶——也就是距今160年前——的大卫·沙逊身价亿万。

 

他成为东印度公司的董事之一,该公司其实是伦敦的一群犹太人拥有并执掌的。鸦片贸易大获成功,以至于东印度公司所交的税金足够英帝国从1831年至1905年之间所打的所有战争的军费之需。

  • 鸦片是“犹太人的生意”

 

1905年的《犹太人百科全书》声称沙逊将鸦片贸易延伸到了中国和日本。他任命自己的八个儿子分别掌管在中国的各种主要鸦片生意。

1944年版的《犹太人百科全书》是这样说的:“他的公司只任用犹太人,而且无论员工被派到哪里,他都为他们建立犹太教堂和学校。他将一个个犹太家族全体输入中国,为他工作。”

沙逊的公子们忙于将这种毁人心智的毒品输入中国广东,他们的生意以惊人的速度扩张。1830年至1831年间,他们输入了18956箱鸦片,获利数百万。部分利润流入了维多利亚女王的腰包和英国政府的国库。1836年鸦片贸易量增加到超过3万箱,中国沿海城市中吸毒者泛滥成灾。


大卫·沙逊——中国的“死亡商人”
1864年,沙逊向中国进口了58681箱鸦片,销售收入超过2千万英镑。到 1880年,进口量已高涨到105508箱,沙逊因而成为全世界仅次于罗斯柴尔德的第二大犹太富豪。。此时沙逊已经获得了英国占领地区内所有鸦片烟馆的特许经营权,大笔收入从他手下的犹太代理人手里源源流入他的腰包。其中很多犹太代理人来自中国开封。这些犹太人是几百年前通过丝绸之路移居中国的,由于跟中国人通婚,其相貌已经完全与中国人无异了。但他们仍旧遵从犹太习俗,因此成为沙逊在中国的理想代理人。整个贸易完全被犹太家族控制。沙逊不允许任何其他种族参与向中国进口和出售鸦片的“犹太生意”。鸦片是严格的犹太垄断贸易,但这些犹太人却是持英国护照从事买卖的。腐败的英国皇室授予他们特权,还赐予他们爵位——实在令大英皇冠蒙羞。时至今日,在历史教科书中,沙逊家族仍然被记载为印度的“伟大开发者”,但对他们巨额财富的来源却只字不提——这是以中国人的摧残和贫穷为代价的。

根据三十年代的美国《财富》杂志,沙逊家族垄断了超过70%的鸦片贸易,控制着从印度到中国的鸦片走私通道的每一个节点。这与Edward LeFevour《西方在清末中国的经营》一书的研究不谋而合。根据这些研究,在19世纪中叶,沙逊集团被公认为印度和中国鸦片生意的主要拥有者(份额超过70%)。

 


“御前演出”——中国的中上层阶级在枪口威逼之下被迫吸食沙逊的鸦片。这些枪支是由英军近便提供的。
沙逊家族并非唯一涉足鸦片贸易的犹太家族;余下的30%的份额也大多被其他犹太家族瓜分。这些家族中有哈同——号称仅次于沙逊的“富人之中的最富者”,还有嘉道理、阿诺德、亚伯拉罕、以斯拉、所罗门等等。为了回报沙逊家族不惜惹祸上身为英帝国赢得丰厚利润,维多利亚女王将香港和新界赏赐给他们,作为向中国进口和分销的基地。全世界一齐谴责英国殖民者及其犹太“买办”所犯下的将一船又一船鸦片强加在中国人头上的罪行,这一时刻终于来到了。然而,犹太鸦片买办是无论如何不会承认失败的,他们反而利用英国军队的暴力来屠杀任何敢于抗拒鸦片“放肆”的中国人。这就是所谓的“御前演出”,强制吸食直到上瘾为止。参见所附照片。

 

  • 接着就是鸦片战争——委婉的说法是“义和团叛乱”

 

并不太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中国政府反对外国势力大规模向中国进口毒品,于是英国宣战。

1839年,满清皇帝下令禁烟。他任命两广总督林则徐领导禁烟运动。林则徐没收了2千箱沙逊的鸦片,把它们扔到河里去了。大卫沙逊恼羞成怒,要求大英帝国报复。由于沙逊家族与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姻亲,后者控制着英国经济,所以他的这一要求得到了英国国内犹太人势力强有力的支持。

就这样,鸦片战争爆发了,英军充当了沙逊的私家雇佣军。他们攻打城市,封锁港口。中国军队中抽鸦片成风已有十余年,早已不成体统,在英军面前望风而靡。1842年战争结束,双方签署了《南京条约》。其中就有特别保障沙逊用鸦片奴役全体中国人的权利的条款。这个所谓的“和平条约”当中包含了这样的条款:

 

  • 鸦片贸易在中国完全合法化;
  • 赔偿林则徐没收鸦片造成的2百万英镑损失;
  • 若干指定近海岛屿的主权割让给英国皇室。
  • 沙逊借英军的屠刀毒害全体中国人

 

英国首相帕默斯顿(Palmerston)致信驻华商务监督义律(Charles Elliot)称南京条约尚不能令人满意。他说早就应该当场拒绝签署,因为“毕竟,我海军实力如此强大,我们完全可以告知清帝我们想要什么,而无需作出让步。我们必须要求中国接受鸦片进入中国内陆,成为合法的商品,并增加战争赔款,还要再向英国开放若干中国港口。”

于是,中国不仅不得不赔偿沙逊泡汤的鸦片的损失,而且还要赔偿英国漫天要价的2100英镑的军费!

沙逊因此获得了在开埠城市分销鸦片的垄断权。然而即便如此,沙逊仍不满足,他要求向中国全国销售鸦片的特权。在第二次鸦片战争(1858-1860)中,满清再次对入侵的英军作出了抵抗。帕默斯顿宣称中国内陆必须完全开放,鸦片贸易必须畅行无阻。

1859年,英军在大沽炮台受挫。当时受命占领炮台的英国水手们陷入了港口周围的泥沼之中寸步难行。阵亡及被俘的多达数百人。帕默斯顿大怒道:“我们应当给这些不识抬举的蛮子上一课,令日后中国人一听到‘欧洲’一词便不寒而栗。”

 

  • 圆明园的劫难


这张照片是Ernst Ohlmer 1873年拍摄的,被认为是圆明园(遗址)最早的照片之一。
十月,英国人兵临北京城下。北京城陷之后,英军司令额尔金勋爵下令士兵抢劫寺庙和其他有神圣意义的祭祀场所并将它们付之一炬,以表现英国人对中国人的绝对鄙视。1860年10月初,英法联军的司令官们在圆明园门外开了一个会。圆明园在北京西郊。他们决定能抢走多少算多少,带不走的统统烧掉。作为清朝五代帝王的主要居所,圆明园中有宫殿、庙宇、藏书阁、戏院、亭台、庵堂、凉亭、画廊数百间,其中的艺术作品、古董、皇室私人用品等皆为无价之宝。疯狂哄抢开始了,任何无法运走的东西全部被破坏殆尽。10月18日,额尔金勋爵(就是当年从希腊帕特侬神庙抢走大理石檐壁的那个额尔金勋爵的儿子)下令英军实施最后一击,将圆明园付之一炬,实际是报复中国人抗拒令他们的国家遭受灾难的鸦片进口,而冠冕堂皇的理由则是几名被俘的英国和印度士兵死在了中国的监禁之下。

 

圆明园是如此之大——北京紫禁城的大约五倍大小,梵蒂冈城的八倍——一支4500人的整编步兵师,包括4个英军步兵团和第15旁遮普团,花了好几个星期时间才将它全部烧完,彻底焚毁。金碧辉煌不再,琉璃瓦扭曲变形,灰烬填满了湖泊。余烬从北京城的天空纷纷落下,整座城市如同笼罩在火焰之中,烟云浓密,几乎遮蔽了太阳。听到这个消息,境况不佳的 30 岁咸丰皇帝吐了血 ;不少于一年后他已经死了。”这是所有的是最古老、 最美丽的牺牲”承认罗伯特 · McGhee,英国军队和参与者,牧师和后卫的破坏。”它已经没有了,但我不知道如何从它撕裂我自己”。可以说在世界中,约会和代表完整的五千年的古老的文明历史宝藏的最大浓度被抢劫或完全被毁。而所有这一切都为了保护被授予英国犹太 沙逊家族 和官方的收入的专属鸦片优惠。年仅30却已病入膏肓的咸丰帝闻讯吐血不止,不出一年便驾崩了。当时在场并试图劝阻的英军随军牧师Robert McGhee承认:“所有历史最悠久、最美好的东西全都牺牲殆尽了。尽管已经过去,我却仍然不知道自己如何脱得了干系。”可能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历史文物宝库、代表了整整五千年的古代文明,不是被哄抢,就是被摧毁了。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英国犹太人沙逊所获得的鸦片贸易特权,以及英国皇室从中抽取的提成。愿上帝保佑女王,愿上帝保佑“他的选民”。

圆明园是中国人心中永远抹不去的奇耻大辱,它的遗址也在提醒全世界,人类文化遗产的如此浩劫,不应当再发生了。

关于圆明园,你还可以读到更多:

(1) 犹太鸦片与英帝国主义: 对中国圆明园的大肆破坏。.

(2) 中国铭记西方犯下的滔天罪行: 北京圆明园的浩劫。.

  • 英国人和犹太人的“和平条约”以及英属香港的由来

 

在1860年10月25日新签订的“和平条约”中,沙逊(有英军在背后撑腰)得到了覆盖中国八分之七广袤领土的拓展的鸦片贸易特权。英国不仅占领了香港半岛作为殖民地,而且在厦门、广州、福州、宁波和上海开辟了大片租借地。

(作为殖民地的)香港是英国专门为了犯罪而建立的城市。英国给予犹太人沙逊家族在中国独家分销鸦片的特许经营权,沙逊家族需要一个进口、加工、包装和分销的运作基地。香港于是强制“租借”给沙逊家族做鸦片生意。

这就是香港155年英国殖民地血腥历史的开端。

读者可能未必知道香港回归中国以前在伦敦进行的幕后谈判。“铁娘子”(或许指的是她的贞操带,或许不是)玛格丽特·撒切尔在最后一刻下定决心不把香港还给任何人。据说她的部长们闻言后一片哗然,威逼她作出让步,以免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这本来就是应该的。过去曾蒙受如此羞辱,中国不可能再接受对这一协定的否认或拒绝履行的情况发生。中国政府后来承认,原本他们打算万一英国人反悔,他们就直接把军队开进去,夺回香港。你无法指责他们这样做。

 

  • 英属香港银行业的起源

 

鸦片战争结束后英国人将香港辟为殖民地,此后本地商人感到需要银行融资,以利于不断增长的对华鸦片贸易,于是他们(在英国特许之下)建立了汇丰银行集团——即今日的HSBC——号称“世界的银行”。

就是这家银行,在大约30年前,在香港建造了世界上最昂贵的总部大楼——耗资10亿美元。

 

  • 沙逊家族所过之处,生灵必遭涂炭

 

钱对于这些人来说,只不过是赚取更多钱的工具而已,为中国人——或者任何其他民族——带来的灾难更本不值一提。

大卫沙逊的长子阿尔伯特·沙逊爵士子承父业,接手了家族“商业”帝国。他在孟买建造庞大的纺织厂,支付的工资无异于将工人当做奴隶。这是所谓“离岸工业”的早期范例,这种模式一直持续到一战后,最后以至于英国兰开夏郡的纺织工业倒闭,长千上万人失业,因为他们无法与沙逊在印度的廉价劳动力竞争。

这并没有阻碍维多利亚女王1872年为阿尔伯特赐封爵士。毕竟,不打击中国主权,就没有沙逊家族的生意兴隆,是英国赋予了沙逊以大英帝国的荣耀为名摧残中国人的权利。

所罗门·沙逊搬到了香港,掌管家族在香港的生意,直到1894年去世。后来,整个家族搬回了英国,因为有了现代通讯工具,他们完全可以在伦敦的豪宅中掌控自己的金融帝国。他们交游权贵,其中包括爱德华·阿尔伯特亲王。沙逊1887年迎娶艾琳·卡洛琳·德·罗斯柴尔德为妻,从而将沙逊家族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财富合二为一。女王后来还赐封爱德华为爵士。大卫·沙逊的所有14个孙子都在一战中谋得了军官头衔,因此大部分都得以远离战场,不必上阵厮杀。

大卫沙逊在1853年归化成为英国公民。他始终保持着巴格达犹太人的着装和举止,但允许儿子辈接受英国行为规范。他的儿子阿卜杜拉改名阿尔伯特,移居英国,成为男爵,娶了罗斯柴尔德家的千金。据说如今欧洲所有姓沙逊的都是大卫·沙逊的后裔。

 

  • 无孔不入的美国贩毒网……

 

沃伦·德拉诺(Warren Delano)是旗昌洋行(Russell & Company)的资深合伙人之一,他们的商船运载的是强卖给中国的鸦片。

旗昌洋行之所以获准在广东从事鸦片运输和贸易,是因为这是一家犹太公司,而且与沙逊家族的东印度公司的生意没有冲突。市场足够大,两家可以相安无事。旗昌洋行的鸦片产自阿富汗,经由土耳其的港口转运至中国。

德拉诺后来说他无法站在道德的基准上为鸦片贸易的合法性辩解,“然而身为商人,我坚持认为这是……公平、体面、合法的”,而且“不见得比向美国进口烈酒更应当反对”。

旗昌洋行之所以获准在广东从事鸦片运输和贸易,是因为这是一家犹太公司,而且与沙逊家族的东印度公司的生意没有冲突。市场足够大,两家可以相安无事。旗昌洋行的鸦片产自阿富汗,经由土耳其的港口转运至中国。

回到美国时德拉诺已经是腰缠万贯,他把女儿莎拉嫁给了詹姆斯·罗斯福,后者正是后来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的父亲。

罗斯福的财富继承自他的这位外祖父沃伦·德拉诺。罗斯福自始至终都知道家族财富的来源,但家族中人,无论外祖父还是祖父这一边的,都对巨额财富的来源讳莫如深。

 

  • 后果

 

英国保护下的沙逊鸦片贸易网带给亚洲千百万人口的是死亡和毁灭,至今仍阴魂不散。

鸦片强卖给中国,绝非无不足道的历史事件。这段历史延续了一百多年,一个十亿人口的大国被完全打垮了,疲软到日本人的入侵不费吹灰之力。除了带来社会和经济灾难、令中国的发展倒退,鸦片引发的一系列事件最终导致了内战的爆发和毛泽东的上台,以及这之后发生的一切。

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什么比鸦片对今日中国的成型影响更大的了。这段肆无忌惮的帝国主义与邪恶奸商狼狈为奸的野蛮历史,绝对称得上中国五千年历史中最重要的两三起事件之一了。

成千上万无数家庭被毁掉了;财富流失,逼良为娼,生产凋敝,经济崩溃。五千年和平社会积累起来的财富和文化遗产被英法的疯狂破坏所蹂躏。损失是难以估量的。英国皇室和犹太人沙逊家族联手阴谋使整个国家的人民染上最糟糕的毒瘾,只是为了满足他们自己的贪婪和权力欲。

毒品贸易彻底撕裂了中国的社会纽带,不仅国家崩溃,而且所有家庭乃至整个社会无不遭殃。而且,据大多数人的估计,英国向“天朝”强行输入鸦片,以及沙逊家族犹太人狡猾而野蛮的鸦片营销,令中国的发展进程倒退了至少75年。

而且,凭借他们的巧舌如簧、颠倒黑白,他们将所有罪责推脱干净,时至今日,犹太人仍声称中国的鸦片贸易全是英国的过错,而理由仅仅是沙逊全家拿的都是英国护照。而时至今日,很多中国人还蒙在鼓里。

英国东印度公司本身,至少一大部分,就是被这些家族——罗斯柴尔德、沙逊等等——所拥有的。

今天中国人对英国人所可能怀有的任何憎恨之情,至少源自鸦片贸易,或多或少都被误导了。这种憎恨的相当一部分,应当指向那些犹太商人。

 


就中国典型的鸦片烟馆。
在英国或犹太历史中,都找不到关于这个恶贯满盈的家族及其邪恶的殖民历史的真相的记载。相反的,犹太教科书和百科全书中都盛赞沙逊家族为印度社会作出的“杰出贡献”,只字不提这些人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当然,感伤的英国人仍然在怀念他们昔日一度称雄世界、纵横四海的帝国——与此同时却正在受到病态的失忆症的困扰,把曾经犯下的肆无忌惮的恶行忘得一干二净了。真是因为如此,面对这个积贫积弱、几乎无望的国家,其他外国列强——之后是日本——才有可能闯进来,企图将这个伟大的国家占为己有,使之整个沦为殖民地。不仅如此。帝国主义战争没有大量金钱的投入是打不起来的。日本把它所侵略的每一个国家都洗劫一空,这是事实不假,为的是筹集足够的资金,好进行下一场扩张战争。战争融资的来源可能很难追查,但几乎可以肯定,他们大部分的资金来源是那些一直都在为战争融资的犹太银行家们——罗斯柴尔德、约瑟夫·希夫(Joseph Schiff),在这个案例中还有沙逊家族——他们把摧毁和削弱中国得来的利润用于为日本的侵略战争融资,进一步殖民中国。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是,二战期间,中国向许多德国犹太人敞开了港口,让他们得以避难,但我没有看到过这方面的确凿证据。在那个时期,似乎“中国”并没有邀请、接收或庇护犹太人,这恐怕是又一个人所共知的(而且是有意的)歪曲理解。

 

证据显示,涌入中国的犹太人是由沙逊家族、哈同家族、或许还有希夫和其他犹太家族等组织的,他们与日本占领军达成了协议,日本人得到了他们的资助。这些犹太移民几乎都去了上海,上海当时远在中国政府的控制范围之外,中国政府对犹太人还是其他人口的涌入根本无话可说。
  • 这个部分由两篇文章组成:
  • 第1部分:《犹太人对鸦片贸易的垄断令中国人至今耿耿于怀》 点击这里
    编者:龙信明
  • 第2部分:《利润的再投资》


关于这个故事还有一个部分——沙逊、哈同和其他家族对鸦片贸易的利润的使用——几乎买下了整个上海和其他中国城市,以及为日本侵华融资。本文正在写作中,即将发帖,敬请稍待。
编者:龙信明

 

参考文献

http://en.wikipedia.org/wiki/David_Sassoon

http://www.useless-knowledge.com/1234/jan/article129.html

http://app1.chinadaily.com.cn/star/2001/0510/cu18-2.html

http://www.earnshaw.com/shanghai-ed-india/tales/t-sass.htm

http://www.cjss.org.cn/wangwen.htm







伊斯兰教电台 - 汉语


"When a Jew, in America or in South Africa, talks to his Jewish companions about 'our' government, he means the government of Israel."

- David Ben-Gurion, Israeli Prime Minister

Palestine banner
Viva Palestina!

What is this Jewish carnage really about? - The background to atrocities

How Jewish Films and Television Promotes bias Against Muslims

Judaism is Nobody's Friend
Judaism is the Jews' strategy to dominate non-Jews.

Jewish Manipulation of World Leaders - Photos 

Elie Wiesel - A Prominent False Witness
By Robert Faurisson


Iraq under Jewish occupation
Iraq - war and occupation


犹太人对鸦片贸易的垄断令中国人至今耿耿于怀

Hasbara - The Jewish manual for media deceptions

Britain under Jewish occupation!


Jewish World Power
West Europe    East Europe
Americas          Asia
Middle East       Africa
      U.N.              E.U.

 

The Internet and Israeli-Jewish infiltration/manipulations

Books - Important collection of titles

The Power of Jews in France

以色列遊說組織與美國外交政策

Jews and Crime  - The archive!

When Jews rule...
The best book on Jewish Power


Sayanim - Israel's and Mossad's Jewish helpers abroad

The Israeli Nuclear Threat

The "Six Million" Myth

Jewish "Religion" - What is it?

Medias in the hands of racists

Down with Zio-Apartheid
StopJewish Apartheid!